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
位置: 墨香居美文阅读> 杂文精选> 内容详情

新年催婚之爆笑幽默小品剧本《我要结婚》

时间:2017-02-10 17:14:24 来源:互联网 点击:0次
      《我要结婚》喜剧催婚类小品

        时间:现代

  人物:

  吴雅君,女,33岁,未婚,银行职员。

  吴老太,吴雅君妈,五十多岁,体态微胖。

  林菲儿,女,33岁,已婚,吴雅君小学同学。

  唐子俊,男,35岁,海归博士。

  (第一幕)

  【背景声音:我一直在等待我的爱情,可是33年过去了,我依旧单身着。

  【吴雅君上场,吴老太跟在她身后。

  吴老太:女儿,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,要注意形象。

  吴雅君:这样已经挺好了。

  吴老太:是,是不错。但是你要考虑年龄。女人一旦过了三十岁,皮肤松弛,你看你眼角的细纹。哦,我的女儿,你应该化个妆过去。

  吴雅君:如果化妆了,他就会牵起我的手吗,男人看重化妆后女人的机率是……

  吴老太:哎,别跟我说什么机率。男人看女人的第一眼是感性的,不是有一见钟情吗?

  吴雅君:我只能说在合适的时间没有遇到合适的人。

  吴老太:但这个失败的频率也未免太高了点。你说,这是你的第几次相亲了?

  吴雅君:我的第100次相亲了,去了100个场所,见了100个男人,但结果还是××。

  吴老太:不要气馁,女儿,明天还有一场相亲。

  吴雅君:明天? 年会小品吴老太:对。你要把握好机会。对方是个海归博士。

  吴雅君:不是乌龟的龟吧。

  吴老太:你要拿出你第一次相亲的魄力和魅力。即使你相了100次亲,即使你已经33岁。你但不能因为这些,就随便从马路上拉个人回来。

  吴雅君:嗯。

  吴老太:如果男人是一盘菜的话。你也要讲究色、香、味俱全。如果一盘菜,花色不好看,你也要坐下来慢慢品尝,看它的味道是否可口。

  吴雅君:嗯。

  吴老太:还有不要被男人的外表所迷惑,外表再怎么天花乱坠的华丽,如果打开包装盒,里面只是一包烂菜,就要立马丢弃。

  吴雅君:嗯。

  吴老太:女儿,重新开始,振奋精神。

  吴雅君:一定。

  吴老太:好运。加油。

  (第二幕)

  【吴雅君一个人在舞台上走着,穿着高跟鞋,手里拿了一根超大型的牙刷。表情有点迷茫,但步伐快速。她突然停了下来,然后郑重地举起牙刷,神情专注地看了看,用力地点了下头。然后继续赶路。走了几步,又郑重地举起牙刷来,看看,放下,继续赶路。

  【林菲儿从舞台的另一处上来,穿着睡袍,烫着卷发,一副懒散的样子,看到吴雅君,夸张的神态。

  林菲儿:嗨,吴雅君同学。

  吴雅君:林菲儿?林菲儿!

  林菲儿:我好像有二十年,对,二十年(夸张的神态),没见你了。

  吴雅君:二十年吗?时间过得真快。

  林菲儿:天知道,印象中,好像昨天刚见了你一样。(哈气)

  吴雅君:是吗?

  林菲儿:你看,你的格子衫,你裙子的蝴蝶结,跟二十年前一模一样,只是你的脸被放大镜放大了点。

  吴雅君:像个未长大的小孩吗?

  林菲儿:哪里?(打个哈欠,摆手)像个未结婚的大姑娘(贴近,神秘的地说)。哈。

  吴雅君:是吗?

  林菲儿:你男朋友呢?

  吴雅君:我的男朋友?我……我似乎看得到他的背影,他……他,应该就在前面。

  林菲儿:前面是吗?

  【两人踮着脚尖,朝同一个地方看。

  林菲儿:我看到一个大树,大树旁边有一辆自行车。自行车旁有一个男人,他面容慈祥,正朝我们笑呢,可是他看样子有五十来岁啊……

  吴雅君:不是。

  林菲儿:我看到一座房子,房子旁有个男人,他拿着手机在打电话,似乎有什么急切的事情。他朝我们看了,可他是个光头啊……

  吴雅君:不是。

  林菲儿:我看到一辆轿车,一个帅气的小伙子,他正安静地坐着。可是,他身旁还有个美女。

  吴雅君:不是。

  林菲儿:哦。他可真神秘。

  吴雅君:是的,他太过神秘了。

  林菲儿:(打个哈欠)别告诉我你没有男朋友哦。

  吴雅君:男朋友,迟早会出现的。因为我有我的牙刷。(拿起牙刷看)

  林菲儿:哦。可怜的吴雅君同学,你上小学的时候学习成绩可好了,那时候我可真羡慕你啊。

  吴雅君:哦。是吗?(提起裙摆,瞧瞧。

  林菲儿:可是现在……你都已经33岁了……哦。我不跟你闲聊了,我要参加一个派对。(哈气)

  吴雅君:派对?

  林菲儿:其实派对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的老公约了我。

  吴雅君:老公?

  林菲儿:你没有见过我的老公吧。他高高的个子,浓密的卷发,高挺的鼻梁,深邃的眼睛,他一说话,声音带着磁性,他像吸铁石一般吸引人。

  吴雅君:哦,是吗?

  林菲儿:我要去找我老公了。很可惜,今天没有找到你的男朋友。可是,你为什么还没有男朋友呢?

  吴雅君:(拿起牙刷)可……可是我要迟到了。(看表)

  林菲儿:对,你不能迟到,你要抓紧时间了。

  吴雅君:我要抓紧时间了,我不能迟到。

  林菲儿:你现在要去哪?

  吴雅君:我现在一直往前走,然后转弯,然后坐公交汽车,然后再一直往前……我不知道我要去哪,但是,我不能迟到。

  林菲儿:对,你不能迟到。拿好你的牙刷。

  (吴雅君举了牙刷,看了看)

  吴雅君:我要赶快走了。(步伐加快)

  林菲儿:好。

  【林菲儿与吴雅君朝相反的方向,林菲儿似梦游般,从舞台上缓慢地下。

  【吴雅君匆忙行走,走了几步,脚一扭,高跟鞋鞋跟坏了,吴雅君发出一声惊呼,提起高跟鞋,神情焦虑。   吴雅君:我的高跟鞋坏了,我要迟到了,真的要迟到了,怎么办,怎么办,怎么办……(焦急万分)。

  (第三幕)

  【吴雅君躺在床上,一阵闹钟声,吴雅君从床上惊起,双手抓头,摇晃脑袋,拍拍额头。

  吴雅君:天啊,我都梦些什么东西,什么怎么办,什么我要去哪。(她转动脖子,伸个懒腰,站立起来。)

  【她打开收音机,收音机里播放“欢迎收听温州经济生活广播”,她边听收音机,边运动身体。收音机里的声音“想拥有一口洁白的牙齿吗,想要你的微笑更加的动人吗,那就用我们的茄子牌牙刷,茄子牌牙刷运用高科技产品,保证口腔的每个部位都能够清新洁净。”

  吴雅君:我的牙刷,我的牙刷……哦。我睡前应该听了刚才的广告吧。真是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。(按了收音机)

  【吴雅君翻看身旁的报纸,读出声音。

  吴雅君:茄子牌牙刷,采用高科技纳米技术,刷牙的同时,达到洗牙的效果……(一副无奈的表情,扔了报纸)

  【吴老太从舞台一侧上,手里提着一个袋子。鼻子里哼着歌。欢快地转一个圈,朝吴雅君走去。   吴老太:女儿,起来了吗?

  吴雅君:嗯,什么?

  吴老太:瞧瞧我的女儿。(在吴雅君身上端详)如果我女儿一打扮,也绝对是一美女。

  吴雅君:又受什么刺激了?

  吴老太:什么什么刺激。你要振作精神,神采奕奕地出现在每个人的面前。今天绝对不能迟到哦。

  吴雅君:知道了。

  吴老太:可是,你怎么还是这么一副打扮,你应该去理发店里烫个头发,去美容店里做个面膜,再去美甲店里做个指甲,然后,穿上你婶婶上次送你的那条粉色蕾丝连衣裙,再配上你金色的高跟鞋,简直太完美了,女人的典范。哦。对了——你的高跟靴。(吴老太从袋子里拿出高跟鞋)。

  吴雅君:(惊奇)我的高跟鞋?

  吴老太:你的高跟鞋,鞋跟坏了,你一直没拿去修,我帮你拿去修好了,你看看。

  吴雅君:我的高跟鞋鞋跟坏了?哦,哦,我的头有点痛。是的,我的高跟鞋是坏了,上次在街上,碰到林菲儿的时候,踩坏了,一直还没去修。

  吴老太:林菲儿?(惊奇)

  吴雅君:我的头好痛。

  吴老太:林菲儿?(轻声)我的头也好痛。(她神情落寞,郁郁寡欢,坐了下来。)

  吴雅君:怎么了?

  吴老太:(突然精神振奋,昂首挺胸,字正腔圆。)你绝对不能输给林菲儿。

  吴雅君:什么?

  吴老太:今天我上街的时候,你猜我碰到了谁?林菲儿——她妈。

  吴雅君:遇到她妈有这么大惊小怪的吗?

  吴老太:这是件很重要的事情。林菲儿是你的小学同学,样貌、身材、年龄,什么都差不多。但是,你知道,今天,她妈跟我怎么说吗?我家菲儿五年前结的婚,后来,离婚了。但是她去年又找了一个男人,今年,已经再婚了。

  吴雅君:再婚?

  吴老太:林菲儿,已经两个男人了,可再看看你,我的女儿,连一个男人都没有。

  吴雅君:所以我决不能输给林菲儿。

  吴老太:对,决不能输,决不能输在起跑线上。可是你们的起跑线已经不一样了,你已经33岁了。哦,不,33岁,多么让人难以启齿的年龄。(伤感)

  吴雅君:33岁,对小孩说,我是成熟的大人了。可对大人来说,我还是没结婚的小孩。它是33岁,不一样的33岁。

  吴老太:(精神振奋)对,女儿,你不一样,你的确不一样。(绕女儿转一圈)。你要打起你的精神,神采奕奕地出现在男人们的面前。整理好你柔顺的头发,画出脸上水嫩的妆容,套上你漂亮的裙子,穿上你的闪亮的高跟鞋——哦,你的高跟鞋。

  吴雅君:对了,我的高跟鞋。(拿起高跟鞋,套上)

  吴老太:转起你的舞步,我的女儿。

  【音乐声起,吴雅君转起舞步。转了一个圈,重力不稳,摔倒在地。发出一阵惊呼声。

  吴老太:天啊。

  (第四幕)

  【吴雅君躺在床上。突然惊叫,坐起来。

  吴雅君:天啊,我在干什么?什么高跟鞋,什么怎么办,我在做梦吗?我是在做梦吗?(她拍脸蛋)醒醒,你快醒醒。

  【传来吴老太的声音:“女儿,你醒了吗?”吴老太从舞台的一侧上场。

  吴雅君:我现在还在做梦吗?(从床上下来)。

  吴老太:女儿,你醒了就快起床,不要迟到了哦。

  吴雅君:不要迟到?   吴老太:你今天四点钟要与一个男人相亲。

  吴雅君:哦,我是不是还在做梦?妈,你捏一下我的胳膊,看我痛不痛?

  吴老太:死丫头,自己睡着醒着都不知道吗?

  【吴老太过去捏了一把女儿的胳膊。吴雅君表现被捏痛的表情。

  吴雅君:这回真的不是在做梦。我不会迟到的。可是我的高跟鞋呢?

  吴老太:你的高跟鞋?

  吴雅君:我的高跟鞋的鞋跟是不是坏掉了?

  吴老太:好好的啊。

  吴雅君:是吗?(拿过高跟鞋来看)。

  吴雅君:那我需不需要做个头发,敷个面膜,涂个指甲油的?

  吴老太:就这样挺好的。

  吴雅君:(边整理衣服)哦,妈,你刚才出去的时候,有听到我那个同学林菲儿的消息吗?

  吴老太:林菲儿?你那个小学同学?

  吴雅君:对。

  吴老太:多少年都没见到她,怎么突然提起来。

  吴雅君:她是不是结婚了?

  吴老太:大凡这个年纪,能嫁的都嫁掉了。

  吴雅君:还有其他关于他的消息吗?

  吴老太:什么?

  吴雅君:我是说,关于结婚的——另外些相反的消息,比如,离婚之类的。

  吴老太:我的宝贝女儿,你今天怎么了,是不是睡昏头了。

  吴雅君:哦,没什么。你说,我这样穿合适吗?

  吴老太:合适。

  吴雅君:那我出门了。

  吴老太:等等。你出你的气势来。如果对方是天上飞的小鸟,你就是猎人手里的猎枪。如果对方是地上跑的小兔,你就是天上飞的猎鹰。你要一击而中。

  吴雅君:嗯。

  吴老太:加油。女儿。

  (第五幕)

  【灯光微暗,轻缓的背景音乐。吴雅君和唐子俊相对着走近。

  唐子俊:你很准时。

  吴雅君:你也是。

  【他们在桌子旁坐下来。

  唐子俊:你穿了高跟鞋?

  吴雅君:是啊,有什么问题吗?不会是我的鞋跟坏了吧。(低头看鞋)。

  唐子俊:哦,没有,很漂亮。

  唐子俊:我在美国读的博士,读博士最终的目的就是想开发设计出新的产品。

  吴雅君:新产品?

  唐子俊:你平常用的是什么牌子的牙刷?

  吴雅君:牙刷?

  唐子俊:对。

  吴雅君:是佳洁士?哦,不是。黑人?不是。说实在,我也不是很清楚它的牌子。

  唐子俊:你有听过茄子牌牙刷吗?

  吴雅君:茄子牌牙刷?(大声)

  唐子俊:就是那个拍照的时候,说茄子,然后露出漂亮的牙齿。

  吴雅君:茄子牌牙刷?

  唐子俊:对,你有听说过吗?这是我和我的同事一起研究出来的高科技新产品,采用纳米技术,刷牙的同时,达到洗牙的效果……

  吴雅君:哦。这句话我怎么感觉这么熟悉?(扶着头)

  唐子俊:怎么啦?

  吴雅君:我的头好痛。

  唐子俊:是不是感冒了什么的?

  吴雅君:哦,不是。没关系,可能等一下就好了。

  唐子俊:我随身带了几把牙刷,你喜欢的话,我可以送你一把。

  吴雅君:可是,你为什么要设计牙刷?

  唐子俊:我最初设计产品的动力,便是想让所有人拥有一口健康白皙漂亮的牙齿。拥有一口洁白的牙齿是我找女朋友的首要条件。

  吴雅君:哦,怪不得牙刷会经常出现在我的面前。可是,我现在是在做梦吗?

  唐子俊:吴雅君小姐,你不是在做梦,既然你这么喜欢我的茄子牙刷,我就再送你一把。(从包里拿出两把牙刷来,其中一把大牙刷)。这把大牙刷是我最初设计的产品模型。

  吴雅君:可是,这把牙刷我好像在哪里见过。(接牙刷)

  唐子俊:是吗?那我们更心有灵犀一点通了。

  吴雅君:可是,我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。

  唐子俊:没关系,送给你。

  吴雅君:这,可以刷牙吗?

  唐子俊:这大型牙刷只是一个模型。

  吴雅君:你设计的产品很好……

  唐子俊:你是第二个这么看重我产品的人。

  吴雅君:第二个?

  唐子俊:对,第一个是我的前妻,她看到我的产品也欣喜若狂。

  吴雅君:前妻?

  【画外音:老公!林菲儿上场。

  吴雅君:林菲儿?

  林菲儿:吴雅君!我好像有二十年,对,二十年(夸张的神态),没见你了。

  吴雅君:二十年吗?我好像昨天刚见了你一样。

  林菲儿:是吗?不过你真的没什么变化哦。像个未结婚的大姑娘。

  吴雅君:我……早就知道啊。

  林菲儿:真爱开玩笑。不过,你们认识也不早说。我老公啊……

  唐子俊:现在应该改称呼了。

  林菲儿:老公,以前没离婚前不就是一直这么叫的吗?都叫习惯了。

  唐子俊:她是我的前妻。(面对吴雅君)

  林菲儿:这应该叫做有缘千里来相会。郎才女貌,我应该早介绍你们俩认识。

  唐子俊:要不坐下来一起喝一杯。

  林菲儿:不行,不行。我要走了,我要参加一个派对。

  吴雅君:派对?

  林菲儿:我男朋友约了我。

  吴雅君:男朋友?

  林菲儿:不过,再过一个月,他就成我老公了。(看表)我真不能迟到哦,我要走了。拜拜。(匆匆下)

  【吴雅君扶着脑袋。

  唐子俊:吴小姐,你人不舒服吗?

  吴雅君:虽然我今天没感冒,可是像感冒了一样。我一直在等待我的爱情,可是33年过去了,我依旧单身着。33岁,对一个未结婚的女人,这是一个多么尴尬的年纪。我经常在夜里梦到妈妈对我说,你已经不小了,该找个男人结婚了。我也梦到一个新娘把她的手捧花扔到了我的手里,梦到我穿着白色的婚纱,梦到一个男人把戒指套在了我的手上。可是这一切却像一根绳索,捆绑着我的人生,束缚着我那可怜的呼吸。我寻找着我的爱情,像一只蟑螂找寻美妙的食物,可是,我的爱情,(转身看唐子俊)他是真实的吗?我不是在做梦吗?我需要出去,让冷风从我的脑袋吹到脚尖,让热水从我的头顶灌到脚板。我想,我需要清醒一下。

  【吴雅君提起包走。

  吴雅君:唐先生,对不起,我得走了。

  唐子俊:吴小姐,我们还可以再见面吗?

  【吴雅君扭转过身体,看着唐子俊。人物定格。

  【场外,闹钟铃声,吴老太的声音:“女儿,你该起床了,可不要迟到哦。”

评论